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建军92周年特别报道|我为祖国站岗,致敬共和国军人

时间:2019-08-22
?

我们站在这里,送走了夕阳,迎来了早晨的阳光。

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每时每刻都有中国士兵在吹口哨。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和平,护送人民的幸福。

值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2周年之际,人民解放军《军营观察》版“军事记者”微博微信,发起特别媒体报道“我为祖国而战”,致敬给共和国士兵。

请注意今天的《解放军报》报告

20190801074622_79b46552589449b7c3f3e79bead472a9_1.png

祖国是放心的,我在这里

■中国军事网记者孙维帅

在2019年,一首“老歌”被解雇了《我和我的祖国》;一句火啊我所站的地方是中国。

你现在站在哪里?

一个装甲的江苏人,任仁新,自豪地站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在他旁边,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他身后,矗立着人民英雄的高大纪念碑。

邱文斌距离天安门广场1340公里,在三峡大坝上巡逻。他欣赏壮观的“高峡湖”,体验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西沙中建岛被蓝色波浪包围,位于天安门广场以南2700多公里处。在炎炎烈日下,20岁的欧一超接管了“天涯哨兵”的钢炮。他希望用青春来保护他心中的“诗歌和距离”。

从西南偏南3700多公里的天安门广场出发,90年代以后,东北男孩王胜站在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达站Gambara,向东望去,好像“一脚踏上蓝天“。

距离西边的天安门广场4000多公里,喀喇昆仑的空气很薄,陈洁舔了舔嘴唇,从天文柱的营房爬上了5,390米高的哨子。在仅300米的路程中,他走了将近50分钟。

在地图上没有标识的山脉深处,李登峰踩到岩石海滩,守卫导弹阵地。这里的日照时间很短,每一寸时间都在追赶太阳。它似乎与世隔绝,我只看到“天空的第一线”,但他觉得“保持这个大国,特别酷”.

看着中国的土地,在你知道或不知道的每个地方都有这样一群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92周年之际,一个不同的年轻面孔,一个不同年轻的面孔,大声喊出同样的句子:“祖国是放心的,我在这里!”

如果我们放大,你会发现这些面孔是如此生动的

它们类似于清晰的黑色皮肤,明亮的辫子,帅气的军装。很多时候,人们只是将它们统称为“兄弟”。

他们是岗哨上的同一个人,也许是你的亲戚和朋友。风吹过边界,他站岗,他想起了他和你一起玩的时候带来的一阵风。

他们是孤独的他们驻扎的地方,很多都是野生的地方。即使在闹市区,兴奋也暂时不属于他们。

他们又开心了。在安静的一侧,在繁华的城市,宁静祥和,热闹的地方很热闹,一切都归功于“我”。

他们是普通的像许多年轻人一样,他们也喜欢在深夜玩游戏,比如自拍,旅行.

他们非凡。穿上军装,拿起钢炮。他们的青春注定要与众不同。

在天安门广场接受采访时,几乎所有值班的官兵都告诉记者:“我看着游客络绎不绝,我觉得这是真的!”

和平与安宁需要有人站在战场上。无论他们是在戈壁沙漠还是在边防岛上,他们背后都有家人和朋友,老师和同学,甚至还有超过10亿人甚至不熟悉这项使命。这是他们坚持的原因和坚强后盾。

“祖国很放心,我在这里!”

这是共和党士兵对祖国最深情的忏悔,是对人民最庄严的承诺。

20190801074622_e14242a3f94a33ed25ce6a2af624751d_2.jpeg

在夜晚,守卫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哨兵。拍一张帆的照片

“我的位置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中国军事网记者孙维帅向晓宇孙萌通讯员魏伟

东经116.38度,北纬39.90度这是李凤林值班的哨兵的坐标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地理坐标具有非凡的意义。这里是北京天安门广场。

从哨兵向南看,五星红旗在晨光中升起。游客们拿着手机记录下这个庄严的时刻,而正在吹口哨的李凤林用眼睛和心脏再次冻结了这一刻。

上午5点10分,李凤林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金水桥上观看升旗仪式。

就在这时,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看着明亮的五星红旗,专注于强大的旗帜守卫。但是哨兵仍然会处于最佳状态,身体会更直,好像他们站在舞台的中央。

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没有像天安门广场那样“引人注目”的地方。每天都会招呼成千上万的中外游客,并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

李凤林的天安门区北京武警总队支队负责整个天安门地区。如果将天安门广场比作祖国的“心脏”,这群年轻的官兵就是守护“心”的哨兵。

8月1日前夕,记者在夜间与年轻士兵一起走上了值班岗位。

“你在凌晨1点见过天安门吗?

天安门广场上的头灯在哨兵鞠仁新的鞋子上留下了一个闪亮的光点。每次他吹口哨,他都会再次擦鞋。

此刻,居仁新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侧。天安门广场上午1点从他的岗位向北看,正在经历一个短暂的和平时刻。

在当天熙熙攘攘的人群退去之后,居仁新的视野异常广阔:广场上的灯光明亮,长安街的交通无穷无尽,金水桥站在桥边等候游客等待国旗升起。天安门是同一个车站。同志.

光线将拉伸屈仁新的阴影,与他的直体形成一个很好的角度。每次早晨的哨声响起,鞠仁新都会欣赏到天安门广场的另一种美景:“这是一种宁静祥和的美景,很容易让人冷静下来。”

毕竟,并非每个人都在凌晨1点看到天安门广场,没有人有机会欣赏广场的另一边如此接近。

朱金今晚与居仁新站同样哨响。这位刚刚成为第二年士兵的年轻人觉得,因为他站在这里,他“比同龄人更成熟”。他将“成熟”的原因归结为人民英雄纪念碑。

那天,一个五六岁的女孩看着高大的纪念碑,兴奋地大叫,不小心撞到纪念碑周围的电缆上。朱金刚想转过身来,提醒小女孩的母亲带头把小女孩拿出来做了个吱吱的手势。她轻声说道:“声音很小,殉道者正在休息。我们只能走得很远。看,不能打扰他们。“

听到这个消息后,朱金忍不住回头看着他旁边的纪念碑。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告诉孩子们人民英雄纪念碑。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纪念碑上的年轻人压抑着他的年龄并不遥远。

一队工人从广场中心走进西侧的临时墙。在此期间,天安门广场正在为祖国70岁生日“打扮”。

这样的场景为早晨的哨声增添了不同的意义。

与半夜天安门广场的安静相比,居仁新更喜欢白天的兴奋。虽然当天的职责更加困难,但他觉得“受欢迎的天安门广场更加美味”。

什么样的味道?

“由于烈士的牺牲,今天有了和平。”鞠仁新说。

朱仁新和他的同志们站在这里,目睹了许多人与纪念碑之间的不解之缘。

几天前,一位老人在家人的帮助下从轮椅上站起来,庄严地向人民英雄纪念碑致敬。在他附近执勤的王震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位老人是张福庆,他是刚刚会见习主席的全国退役军人的杰出代表。

很远,王震看到张福庆举起右手。这场颤抖的军事仪式让王震明白了监护的意义。 “在张老精力的那一刻,我觉得有一个任务真的落在我肩上。”

“你看着这个汗水,我的阿姨看起来很苦恼”

在天安门支队中,时间被分成两小时,并被分成相等的部分。早上1:50,我改变了帖子。

记者跟随着哨兵郑旭辰来到灯塔下面的岗位。

城市塔楼将哨兵的夜晚分为两部分。天安门城楼前的聚光灯在夜晚雕刻了整个塔楼的整体画面。

灯光刻有两个清晰的轮廓。郑旭辰和他的战友詹鹏鹏就像两尊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几天来,北京发出了高温警告。即使在没有太阳的半夜,空气仍然挥之不去,伴随着萦绕的闷热气氛。不过,郑旭辰仍感到满意。毕竟,在夏天的早晨2到4点之间,与中午12点到14点的大中午相比,它已经“温和”了。

这里的哨兵,每个人都被太阳中午晒伤到“怀疑生命”:汗水从眼睑滑落到眼睑,刺伤眼睛受伤;从烧烤的地球传导,通过脚热,“感觉你自己和烧烤之间只有一个区别。”

在冬天,吹在脸上的冷风像刀片一样席卷了哨兵的脸。厚厚的军用外套和棉靴阻挡了前方的寒冷,但却无法阻挡地面的寒冷。通常,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脚就会冻结。当我离开哨子时,我觉得我的腿和脚不是我自己的。

北京夏天炎热,冬天寒冷,没有人比他们更有发言权。

在夜晚,天安门城区成为游客的“真空区”。即便如此,哨兵仍然保持高度警惕。

郑旭辰在2015年第一次去吹口哨时还记得那个场景。“紧张情绪不好,整个人都像一个充满翅膀的弓一样伸展。”四年过去了,紧张已经成为他上升的习惯。然而,随着职责经验的积累,神经核心长期经历了质的变化。

在训练营的篮球场上,郑旭辰总能被抓获。他研究过运动,喜欢在高强度任务后进行高强度运动。 “如果你不在军队,你应该成为一名健身教练。最好有自己的健身房。”这是他将要计算的未来。

当郑旭辰被送到军队时,他的父亲从不说话,但他点点头。直到第一个度假屋,郑旭辰才知道父亲点头的意思。

“我父亲告诉我点头是'能做,可以做,我的儿子可以做任何事情'的意思。”谈到这一点,郑旭辰的眼睛是红的。当士兵到达时,他最大的愿望是穿军装和父母在天安门广场前拍照。

这时,凌晨2:30,我不知道如何从远处看他。

与郑旭辰相比,詹鹏鹏的内心更加纠结。

站在岗位上,他的眼睛是圆的。光线映射到他的眼睛里,好像他已经掉进了清澈见底的湖水中。

这看起来是詹鹏鹏引以为荣的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眼中的自信和坚定不是天生的,而是受到太阳的考验。在训练新兵的最后,他能够在太阳的刺眼下眯着眼睛看了3分钟。 “眼泪没出来。”

詹鹏鹏想让她的父母今天看看自己的眼睛。但是,他不希望父母看到自己值班。 “我担心他们会感觉不好。”

在天安门地区执勤的每一位哨兵都可能在他心中产生这样的矛盾。他们听的最多的是对游客的赞美。“你看这个士兵站得太直了”“哨兵叔叔真的很帅,长大后我必须像他们一样”“年轻人,谢谢你.”

有时候,一个句子也会撕裂撕裂点。一位老人曾经感叹,“谁的孩子不是孩子!”看看汗水,我的父母是多么的苦恼。

母亲痛苦的眼泪,父亲的欲望停止,我担心每一个哨兵的心痛。

在2018年的两届会议期间,无数的目光聚焦在天安门广场上。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担任士兵哨兵的詹鹏鹏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一扫一掠镜头,通过电视信号回到安徽淮南家中。

父母兴奋地打电话,而詹鹏鹏一直在咯咯地说:“你终于看到了我!”

“在广阔的人海中,我是哪一个人?”

清晨,越来越多的游客聚集在金水大桥两侧。哨兵李茂林从哨兵下台,将其推到一边,为金水桥中桥让路。

半个多小时后,国旗卫队将穿越长安街,直接在旗杆下行进。

李武林所在的北京武警部队天安门区分局金水桥中队守卫汉代五座白玉桥周围的安全。清晨,这是第一个与游客见面的地方之一。

因为它是五桥的中间,金水桥哨兵中央也被称为“C位”。站在“C”位置有什么样的经验?这就像表演,“我是站在舞台中间的主角,”李说。

李在夏天喜欢站在这个哨兵。 “迎接第一缕阳光的感觉令人振奋,看到所有的东西都沐浴在晨光中,这让人感到安心。”

第一缕阳光温柔而短暂。很快,炎热的阳光将直接照射在金水大桥上,没有任何遮挡。哨兵的皮肤黑暗而有光泽,但没有人关心。脸部和手臂上的“方形红色”和颈部的“V领”都被认为是一种自豪的存在。

在加入军队之前,李凤林曾与旅行团一起参观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的每个标志性建筑前面“冲”之后,他特意选择了天水门金水桥前的哨兵作为照片的背景。

那是在2012年,“正能量”这个词在互联网上开始流行起来。李凤林认为,照片中的英俊哨兵是“正能量”的“说话者”。

回国后两个月,李凤林参军并参军。再过三个月,李凤林发现他的新招募班长竟然是金水桥背景下的哨兵!

这充满了戏剧性的情节。李凤林和他的同志们,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此时,他被晨光所覆盖,成为游客拍照的背景。

他站在人群附近,甚至听到一位叔叔说:“一定要射杀士兵。”

“雪中的雪”和“雨中的雨伞”的主角一直是李凤林的同志。 “有太多这样的事情,这是非常普遍的,”球队教练彭凯说。

然而,对于士兵来说,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变成“净红”,成为别人的照片中的风景,并让他们从另一个维度中体会到他们的重要性,那种“强烈的需要感”,每个人都发现了价值。

李凤林看着国旗的崛起,看到了国旗下男女老少的敬意。在这样的时刻,李凤林更多地了解“民族”的概念,“真正意识到他与祖国的联系”。

那年的除夕,李凤林轮到值班了。新年前夕,越来越多的游客乘家出游。看着长安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李凤林不禁想知道车里有多少人要来做梦。

在李凤林看来,实现价值的途径有很多,而祖国只有其中一种。 “虽然日常工作似乎有点乏味,但总是需要有人去做。”

在冉冉升起的太阳下,国旗飘扬在旗杆顶部的风中。国旗守卫穿过天安门,演员们演唱了这首歌《祖国不会忘记》。这是一个强烈的节奏,就像祖国的温暖节拍的脉搏。

歌声和长安街上越来越多的车流和笑声飘进了李凤林的耳边。他还在心里唱着:“哪个在人海里,我知道.我认识我,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我.”

8月1日特别计划

有关更多媒体产品,请扫描二维码

H5产品

▲军事网络合作伙伴将带你和官兵站在一起

视频产品

▲“军事记者”微信公众号将带你去听天安门广场哨兵的心脏。

▲“军事记者”微博带你去听歌,欣赏天安门广场哨兵的春,夏,秋,冬。

特色产品

▲“34号军事室”微信公众号将带你去观察中国军营,感受人民军队和媒体报道团队的成长

(策划与执行:孙维帅高丽英,视频制作:张洪涛,易一凡,H5制作:万卓成,孙萌,王云淼,向小英,摄影:易一凡,李超)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18luck新利备用网登录 | 通博游戏 | 诚博娱乐平台 | 美高梅网上注册网址 | PT电子顶级王牌 | 真钱捕鱼的棋牌游戏

    吉祥坊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 www.hostalyu.com 技术支持:吉祥坊官方平台| 网站地图